首 页  漆  器  艺术讲坛 艺 术 家 艺术评论 创意产业
新闻中心 景泰蓝 艺术沙龙 艺术机构 艺术商城 艺术论坛
  • 当前位置 >> 首页 >> 新闻系统 >> 新闻中心 >> 正文
  • 髤漆录:中国漆艺的传奇史(馆藏知识)

    16-04-07 10:32:19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本站点击数:

    漆是东方的皮肤,和陶瓷、水墨、丝绸一样是中国特有的媒质。自河姆渡遗址出土的朱漆木碗,漆已伴随我们整整七千年。它温润光泽、防腐耐久,曾无所不在,是生死不离的印证。

    剔红是在漆器胎骨上层层髹漆至一定厚度,然后雕刻出花纹,在一片红艳中展现出层次分明的美感。工艺美术大师文乾刚为制作这扇屏风,至少耗费一年以上的时间。

      “漆”字原本写作“桼 ”,象形字,上有木下有水,中间的一撇一捺却不是“人”、不是“八”,是人字型八字状的两把刀。树皮生生割破,蚌壳或竹片接住漆树伤口流出的汁液,是为漆。我们和这样的“漆”脱离太久了,早就忘了。“油漆”本指桐油和大漆,而不是现在遍地所见的聚氨酯、丙烯酸组成的化学涂料。漆树产的漆,含的是天然漆酚、漆酶,和涂料毫无关系。现在油漆店里的“油漆”,不过是词汇转换的谬误。漆与“七”有缘,最早使用漆的器物,是河姆渡遗址里的一只朱漆木碗,迄今已七千年;而七年,从种子破土到幼苗成材,是一株漆树产漆的年龄。

    湖北省荆门郭店一号楚墓出土的彩绘漆箭壶在荆州博物馆地下室等待脱水。楚人生活在一个漆的王国中,生死不离漆,甚至在战争中,漆也发挥着重要作用。

      漆树只生长在亚洲,邻国日本、韩国、越南都有漆树,但以中国的漆产量最大,质量最好,日本99%的漆要从中国进口。漆的工艺和用途在汉以后发生了重大变化,但割漆、制漆的程序未变。每年端午到霜降,在湖北、四川、贵州和陕西,漆工进山割漆;年年,福州联建生漆厂的陈国华都去收漆。福州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它温暖湿润的气候特征,最适合漆的加工。

    漆树叶呈椭圆形或卵形,多生长分布于亚洲东部,以中国产量最丰、质量最佳。一般来说,漆树生长七年后即可割取漆液。漆液初时呈乳白色,接触空气氧化后呈褐色,干固后色泽更深,并形成漆膜,千年不朽。

      陈厂长的漆收得越来越困难。和外出打工相比,青壮年不愿再去割漆了,嫌收益少;更何况,漆的原产地不少地方开设有小煤窑,煤老板守在矿口,挖一天煤就能得到一百二十元的当日酬金。另一方面,漆涨价后造假的多了,为了加份量添水、添煤油,为了让漆颜色变黄一点,加糖,他亲眼目睹,有人把野芭蕉拔出来倒挂,让芭蕉汁充当漆。

      每一滴漆都是珍贵的。漆是树木的眼泪?是血液?离开母体,漆仍是活的。

    摄影师搅动起装在木桶内的大漆,它独特的色泽变化呈现出美丽的花纹。

      刚采割下来的漆为乳白色,接触氧气后颜色逐渐变深,为深棕色,待水分挥发,接近正黑色,“漆黑”正由此而来。人们在漆中加入朱砂,漆呈红色。漆黑配朱红,就此沉淀在民族记忆中。

    福州脱胎漆器坚固轻巧,工艺复杂,先以石膏塑胎,用麻布混漆在胎上逐层裱褙,阴干后脱去原胎,留下漆布雏形,经打磨髹漆,施以纹样,方大功告成。

       在青铜的凝重逐渐褪去,瓷器的光芒尚未来临之际,华夏历史上,漆曾一度风光。它是买椟还珠的“椟”,胜过贵重的珍珠;它是“曲水流觞”的“觞”,漂浮水上承载佳酿;它还是“举案齐眉”的案,托举着佳肴、素手和情感的温度,体己而家常。战国和两汉的出土墓葬中,无论是湖北的曾侯乙墓还是湖南的马王堆墓,漆器的丰富和瑰丽唯令人屏息凝望。生前,悬挂鼓的虎座鸟架上,黑、红、黄三色髹漆;锦瑟上,髹(xiū)漆;戈戟的长柄上,髹漆;龟形的盾牌上,髹漆;以薄木片卷曲成桶壁为胎,妆奁盒上髹漆;大盒子里套小盒子,食器髹漆……死后,棺椁上髹漆。至今,贵州、湖南的山区,仍以为老人备下生漆棺材为孝,描绘

    |<< << < 1 2 3 4 > >> >>|
北京馆藏文化艺术传媒 版权所有(C) 本站内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Copyright (C) 2009-2015 www.arteas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